美元、政治、石油2017年何去何從?

美元短缺將是2017年一個主要問題

2017和2018年的其中一個最大風險事件將會是美國以外的貸款人需要對大量美元計價的債務展期,這大量的美元債務都是在美聯儲多次量化寬鬆政策中所積累的。隨著美國國債收益和貿易加權美元達到14年來的最高點,要獲取美元將成為一個切實的風險,尤其是對新興市場和亞洲而言。這也將導致美元的上升風險,儘管持有美元依然是2017年交易商的共識,目前看來很難逆其道而行。

外匯經紀普遍認為2017年美元兌日元匯率會上升,市場共識是美元兌日元到第四季度平均匯率為1美元兌110日元,而不同的預測值介乎1美元兌97日元到1美元兌128日元之間。美元兌日元匯率走勢也將取決於美國債券收益和與日本政府債券之間的息差。

全球政治事件給我們上了很多課

我認為全球政治事件使大家明白了如何預判市場走勢,儘管大多數事件中,與市場共識相反的結果最終成為現實。但重要的是,金融市場的實際反應與主流判斷當“極端”政治事件結果出現後可能會產生的影響大相徑庭。隨著市場從一個又一個風險事件中反彈,2017年仍將充斥讓交易商難以猜透的政治事件。其中法國大選(將於4月到5月之間舉行)和德國大選(將於第3季度舉行)是明年重點,因為這關係到歐洲貨幣聯盟(EMU)在民粹主義抬頭時期的可持續性。義大利政治局勢和大量的不良貸款也是一個市場需要處理的關鍵問題。

油價預計將進一步上漲

隨著多個國家的通貨膨脹預期上升,石油將仍然是2017年的焦點,而我們再次發現了這是分析師持續作出錯誤預測的資產。現今市場共識認為美國原油在2017年的平均價格為54.64美元一桶,但是原油的交易很大程度上是由歐佩克(OPEC)是否有能力將產量削減至每天3,270萬桶的最新指標。大家自然就會質疑各成員國能否實現減產目標,不過這要等到明年2月末到3月才能得知他們是否真的履行承諾。真正的阻力仍然是來自美國葉岩油生產商,有觀點認為當減產指標達成以及油價進入每桶55至60美元的時候,歐佩克和非歐佩克產油國可能嚴重低估了美國葉岩油生產商的反應。縱使我們應該不太可能看到油價在2017年暴跌,但相信很難會看到油價遠超60美元水準。我們應謹慎對市場可能出現的意外作好準備。

在資產分配方面,股票仍然比固定收益產品更受青睞,這是由於歷年的經驗以及交易商普遍認為應該買漲可以得益於通貨膨脹上升的股票。這些包括能源、金融類(包括保險)和原材料股份。大家普遍認為發達市場債券收益將會走高,因此投資者們應該減少投資高股息股票和那些發行大量公司債來回購股票以支撐股價的股票。當然,在債券利率走高的環境中,那些已將資本結構改變(科技、公用事業和日常消費品)的股票將會被沽售。

策略師對日本和美國的股票青睞有加,這兩國家也是大量投資湧入的目標地。但我們必須牢記,在2017年這種觀點可能帶來實際風險。正如我們所討論,政治衝擊能輕而易舉地在2017年引發通貨緊縮事件,而市場還沒有對此做好準備。更加重要的是,許多“希望”都建基於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財政刺激計畫,以及歐佩克和部分非歐佩克產油國意圖再次平衡石油市場,這都會對美國債券收益(以及發達市場債券收益),以及美元和各種股票市場帶來下行的風險。

更多來自克裡斯•韋斯頓(Chris Weston)的分析文章,請關注IG中文官網的專題頁 - https://www.ig.com/cn/profile/chris-weston